拾荒者

我臭不要脸…真的!

【叶蓝】养成计划-章二十八



叶修对着玉牌发了好一会的呆。

什么声音都没有。明明收到了来自蓝河的符咒,可是就是一大段空白,连一声呼吸都听不见。

叶修收起玉牌,既然蓝河不知道说什么,就让他一个人静静吧。

他也是时候该去见一见枢魁了。

黄少天趴在桌子上,摆弄着手里的镜子,镜子上映出的并不是黄少天的脸,而是摸着玉牌发呆的叶修。

“诶呦居然可以看见叶修发呆,难得一见!堂主你快来看!不会真让你猜中了吧?叶修这家伙是不是怕了啊?这么久都没去找枢魁算账。堂主你说他会不会去找枢魁算账啊?”黄少天顾自说着,没有得到应答,扭头望去才看见喻文州一只手支着脸颊,闭着眼睛,似是睡着了。

黄少天立马闭了嘴。

喻文州脸色有些憔悴,眼睛下微微发青,看起来像几天几夜没休息过,而实际上也确实是。测算天罡本来就是个窥测天机的危险事,喻文州是个有天赋的人,然而过慧易折,每次测算都是付出了喻文州大半的心血的。这次又是几天几夜没得休息在演算阵法,身子早就有点吃不消了。

黄少天抿着嘴看了他一会,还是忍不住嘟囔:“怎么对那个叶修的事就这么上心,又给他测命盘……”可是他也只是嘟囔两句,上前轻手轻脚的将喻文州抱起来。

休息的话,还是去床上好好睡一觉比较好吧?

喻文州大概是累极了,任黄少天给他盖好被子,只是轻轻皱了皱眉就没了动静,继续沉沉的睡着。

黄少天在床边看了他好一会儿,攥着的拳头松开又攥紧,最终还是忍不住微微低头,朝着沉睡的喻文州的额头去了,然而没等他将双唇印上那人的额头,安静的屋子里突然传出黄少天此生最不想听到的声音,没有之一。

“黄少天!”

黄少天屏着的呼吸一下子就乱了,继而咬牙切齿的奔到桌子前,果然镜子里叶修的脸正冲着镜子的方向。

“我知道你在看,喻文州不知道在不在你旁边。不在的话就算了,过来帮我个忙吧,酬劳好说。”

黄少天刚要骂叶修不要脸,才想起叶修听不见他说话,而且喻文州还在休息,黄少天回头看了看,喻文州没有醒的迹象,才悄声的抱着镜子出门,轻轻的关好门。

卢瀚文站在一旁看着黄少天蹑手蹑脚的动作,奇道:“黄少你这是在干什么?”

黄少天扭头朝他做了个“嘘”的动作,轻声道:“堂主在休息,不要吵他,小卢去找李远带你玩啊,我今天有点事,修炼就暂时取消了。”

卢瀚文点点头,乖乖去找李远了。

殊不知,屋子里本该睡着的喻文州轻轻笑了笑,换了个姿势继续睡了。

黄少天决定骂叶修半个时辰,说到做到。他往镜子上贴了张符,叶修就看见了黄少天愤怒的脸,然后……

黄少天不知疲倦的教育了叶修半个时辰不要随便打扰别人,等他说够了,叶修非常淡定的从耳朵后面摸出一张裂开的符纸,掏了掏耳朵。

“卧槽!卧槽叶修你好贱啊!居然屏蔽我的话!你大爷的!我……”黄少天又准备重来一遍的时候被叶修打断了。

“好了,说正事。”叶修的声音倒是挺严肃。

一提到正事黄少天就正经了,看叶修脸色有些不对,也皱起了眉,沉声问:“怎么?你要我帮你什么?文州这些日子演算阵法太累了,我不想让他参加。”

叶修啧的一笑:“你这么紧张,喻文州知道吗?”

“关你屁事啊快点说,少废话。我告诉你这是欠我人情啊你别太嘚瑟了。”

“好好好。”叶修点头。

两人嘀嘀咕咕了许久,达成了个不知什么协议,叶修才缓和了脸色,等到黄少天关掉镜子后,才慢悠悠的笑了一声。

他摸出玉牌,手指一滑一滴血就沾在了玉牌上。

“小蓝啊,想我了没?”

没有回答。

叶修也没有等回答,他的声音发过去后就将牌子收起来了,蓝河总归会想起来的。

“还在发呆?”

蓝河回神过来,言飞端着药碗进来,给他放在桌子上。

“我想起来了。”

言飞的手一顿,也坐下来:“先把药喝了吧。方便和我们说的话,我去叫大春。”

蓝河摇摇头:“大春他……其实都知道。”

梁易春推门进来:“我知道?你是指我知道你根本不是灵体的事,还是知道你强占人家身体的事?”

蓝河站起来:“你这不是都知道吗?”

“我只是想听你自己说。蓝河,我当你是朋友,听你一句解释,但是希望你不要执迷不悟,害了自己害了叶修。”

蓝河忽的一笑:“即使我解释了,你们会相信吗?我不是个好人,我也会算计的,我撑着多活了那么多年,只是为了和朋友们多呆些时间啊。”

梁易春冷硬直白道:“你是为了朋友,还是为了叶修?”

蓝河脸白了白,没有接话。

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。

 


评论(14)

热度(69)